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另一个空间

洪启的网易空间

 
 
 

日志

 
 

只要行走在新疆,每一条都是回乡之路  

2010-11-05 11:39: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要行走在新疆,每一条都是回乡之路 - 洪启 - 另一个空间

 (9月22日,长沙韶山路,民谣歌手洪启。他是新疆人,中国当代民谣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1992年开始音乐创作。曾发表唱片《红雪莲》(2005)、《阿里木江,你在哪里?》(2007)、《九棵树》(2008)。 )
 

  带着新组建的乐队,他来过了橘洲音乐节。洪启。37岁。民谣歌手。他的歌曲,以诗化的语言,简单洁净的配乐,构筑了“中国流行乐罕见的美丽纯粹”,宛如喧嚣世界的一泓清流。他被认为是新疆“传歌人”之一,他的音乐和新疆脱不了本质干系,素材,情绪,往往都是新疆,又有所拓展、改变,面向广大民众。
  
  9月23日下午,湖湘地理与洪启面对面。

  [和田市]  位于昆仑山脉北麓,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南缘,玉、地毯、丝绸为和田“老三宝”,维吾尔医药、大芸、阿胶为和田“新三宝”。
  
  请了和田的民间艺人弹弹拨尔,仍觉着自己是看客
  
  出生在和田,3岁离开,三十一二岁时,洪启才去过一次和田。“那天正上着网突然想去,临时订了机票,也没和人说”。下飞机时,是凌晨1点多,先去酒店,而后去夜市,“吃曲曲儿(音),新疆话就是馄饨”。
  
  那几天他坐着出租转,“街上人很少”,他是其中时尚的一个,“还留着长发”。请了和田的民间艺人来弹弹拨尔,仍觉着自己是看客。“和田于我只是个地理概念,我几乎一无所知。很想和它有深切关联,但是发现,没有”。和田玉很有名,“朋友送过和田玉。我不戴东西的,随手就送人了”。
  
  他最初接触到北野的诗,“请允许我把你的故乡,也当做我的故乡”,马上被触动。和田难以被认作是故乡。这“没有故乡”的人,为《回乡之路》谱了曲。“《一只离群的鸟》是和它相对应的”。

  [乌鲁木齐市]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北部,天山中段北麓、准噶尔盆地南缘。
  
  现在在7楼的家,能清清楚楚看到天山,小时候,却从没看到过天山
  
  按习惯性说法,天山以南,是南疆,天山以北,是北疆。和田在南疆。乌鲁木齐属于北疆。洪启成长于乌鲁木齐。生活在六道湾矿区。“它建在坡上”。住在兵团四建的大院里,“父母一辈,各地口音都有。湖南,安徽,江苏,江西……五湖四海来的,当年新疆是个真正的熔炉”。口音听惯了,后来他去各地演出,都听得懂。“我现在还是兵团四建的职工呢,锅炉房还喊过我去报到”。
  
  “以前六道湾很偏,去市中心,我们说‘进城’”。现在市政府搬到了六道湾附近,牛逼了!“这里当年是不毛之地,”最难看属春夏之交,雪化了,黑黑脏脏的,空气也不好。“而夏天讨喜,”凉爽,最热也才一两周,晚上还要盖薄被”。冬天是温暖的,”烧火墙。与壁炉是一个道理。家里都有一面墙,墙外烧炉子。手贴上墙去,热乎乎的。比现在的暖气好,更有质感。1990年代开始,”由黑黑的平房,搬进了楼房——火墙就没了。”很奇怪,我小时候,从没看到过天山,而现在在7楼我的家,能清清楚楚看到。博格达峰,白雪皑皑。百思不得其解。所谓障目吧!"
  
  作为热爱连环画的少年,常常光顾乌鲁木齐的北门,“现在的新疆军区,八一中学那。有小人书摊。5毛一本,茶水1毛一杯”,捞着个三五毛钱就去,“走上三四十分钟,常常走着去,小时候脚力好”。还拿白纸对着连环画大小裁好,画画,并装订成册,有临摹也有自己编的故事,“可惜现在的连环画,贵,也不是当年的手感了”。“我画得挺好,尤其‘刘关张’”。在学校办黑板报,充分发挥这特长。就读的兵团四建子弟学校,“学校大楼有三层,一层小学,二层初中,三层高中,当同学们到了三层,我还在二层--留了两级,后因排球特长转学到了乌鲁木齐的兵团二中”。但洪启自小要强,不甘平庸,“认定能干大事。地方对我不受影响。还梦想当总理呢”。
  
  音乐只占他少年生活很小的部分,“跑百把米到朋友家听收音机,郭峰《让世界充满爱》、崔健的《一无所有》,齐秦《北方的狼》……”热衷翻录磁带,“把喜欢的歌都录到一盒磁带上。像童安格《其实你不懂我的心》,张蔷《害羞的女孩》,罗大佑是一听就喜欢了”。洪启写《城市黄昏》,便受到罗大佑《未来的主人翁》情绪的影响。

  [阿克苏市]  位于新疆西部,天山南麓,塔里木盆地西北部。
  
  厌倦上岗,出工,天天睡后勤班的猪圈
  
  在新疆人眼中,北疆意味着高山和草原,南疆则意味着沙漠和戈壁。17岁。洪启到南疆的阿克苏去当兵。“阿克苏离乌鲁木齐有一两千公里。从吐鲁番盆地往西,有几个南疆重镇,库尔勒,库车,阿克苏,喀什,都在一条线上”。“阿克苏的上海知青特别多”。洪启所在的兵团农一师8团,“离阿克苏市区还有80公里,离阿拉尔镇(现在变成市了)倒是不远”。那里是茫茫戈壁滩,相当贫瘠,苍蝇、蚊子多。“当地老百姓说:三个苍蝇一盘菜,三个蚊子一麻袋。戈壁滩上本都是天然厕所,但不敢晚饭前后拉屎的,蚊子特多,叮得特厉害”。部队因此特意发避蚊帽,“斗笠样的”。30多度上哨,“要把裤脚扎到袜子里”。
  
  这是个劳改农场,“去不久,第一任务便是看守犯人--几十辆囚车,拉了来自北京、上海等地的重刑犯”。可他立即就觉得,“自己也在服刑。没什么娱乐,没任何女性,又厌恶体制”。得到了津贴(每月38块),骑车去十多公里外找餐馆打牙祭,是乐事。其余嘛,“天天住猪圈,不上岗,不出工,混”。部队的后勤班推开门便是猪圈,“睡到后面去。猪在外面睡,我在里面睡”。
  
  太没劲,他开始在部队开演唱会。“犯人都烦死了,武警怎么老在上面唱歌?”在部队他写了第一首歌,《我的终点,我的家》:“背着马桶包(他说,是那时流行的一种长方形的包),我四处去流浪,我找不着我的家……”
  
  1992年洪启回家探亲,听到女歌手田娜·劳顿演唱的苏格兰民歌《荷兰低地》,“太好听了!但当时不会记谱,不会弹吉他,又想学唱”,只有重新填词。“根据节奏一句一句填”。后来他的战友、与他投缘的吉他手黎强听了——“搭了拖拉机从农场去镇上,唱给他听的”,而并非传说中的“牛车上”——认为很好并为它编配了乐曲。“《红雪莲》的故事,其实完全是杜撰的。新疆有种‘雪莲’烟,是新疆的万宝路,包装是红的,就叫‘红雪莲’,两块钱一包。雪莲本没有红的”。后来他得知田娜·劳顿24岁死于飞机失事,“我录制《红雪莲》单曲也是24岁”。24岁之前他就很紧张飞机,可老是飞来飞去。

  20出头,长得不赖,会唱歌,常堵住女孩要饭票
  
  1992年3月,洪启怀揣300块钱从新疆流浪到西安。“到西安后只剩下1块钱了。在育才路口吃了碗油泼扯面,花了8毛”。尔后跟一文弱知识分子问路,想去西安体院。“问完,他绕道回来:朋友,你是不是没地方住了”。他是个工程师,在他宿舍找了个床,就在西影厂对面,“我在那住了近一个月”。期间洪启利用绘画特长给《女友》杂志画插画,得了五六百块稿费——马上就去东大街唱了回卡拉ok,“花了七八十块”。西安有东西南北四大街;东大街是最繁华的一条。当时他还没复员呢,“要不是有人保,要上军事法庭的——若私自离岗15天以上”。
  
  正式复员后,1992年底洪启又到了西安,无意中认识一人——便睡了他广告公司的沙发,“他有很好的音响,听崔健的《解决》,真是带劲”。一记者朋友又介绍他去见何力(歌手,诗人)。“在陕西师大找到何力。放寒假了,就住在他宿舍里。我们天天去赊牛肉面,‘老百姓牛肉面’,现在还在,就在陕师大对面,面馆挺普通。总是何力去赊,他早两年已建立了信誉了”。在何力的宿舍,他看余华的《活着》,看着哭,“我第一次对当代小说有感触”。
  
  “有哥们在学校礼堂后面有一单独的宿舍,有鼓,钢琴。就被我们占领了”。那时,他还不会乐器,“就唱歌”。到了草坪唱歌;“看人喝酒,学着喝”。
  
  那时,他20出头,“长得不赖,会唱歌,对女孩有吸引力”,常堵住女孩要饭票。“好多女孩‘供养’我,固定有几个吧。那时的姑娘多单纯,也不图啥”。“那生活没什么苦”,新鲜多样。
  
  “各学校串。唱歌,聚会。去过西安矿院,西安美院——当时在山上,一层层盖上去的,后来搬了。这应该是最后一拨还有‘串联’氛围的。很快就淡了”。那时他写了不少歌,比如《一点一点的来》。
  
  “西安对于我太重要了。”他生命中第一次真正意义的登台,是1993年,在陕西师大。“与西安著名的‘飞’乐队共同演出,和许巍同台”,唱的第一首歌是《城市黄昏》。
  
  [昆明、丽江、大理、中甸]
  
  去了中甸、德钦,山歌真好听,“可小孩更多在唱周杰伦”
  
  2003年,“突然掉下来一百多万”(因一些商业活动),洪启到云南一带游历。在昆明,和旧的新的朋友们疯玩,“还带疯了好些人”。“纸老虎酒吧常常去,不记得在哪条路了。天天放音乐,昆明的摇滚青年常泡在那。老板豪爽,朋友来了都免单,后来就开不下去了。”
  
  去翠湖边,泡张天师的茶馆。“很舒服。张天师很知名,成天听他吹牛。他说我状态像狮子,霸气有余,威风不够”。尽管成天泡在那,其实茶他只能喝一点,“耐性不足”。
  
  “非典”时期在丽江,“和十几个朋友住在一客栈里,天天买菜做饭”。“非典”过去他还去了一趟大理,结识了一位活佛朋友,这位朋友后来去了西安终南山的百塔寺(洪启今年还特去看望)。与佛有缘否?“喜欢去悟事。但我是去了教堂拜上帝,进了佛堂拜佛,上了武当山拜张三丰”。
  
  那时候的洪启,“茫然,心思不在音乐上,看不到未来”。后来刀郎刺激了他。这二位在新疆等于是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是洪启监制了刀郎的第一个专辑,没想到刀郎会火到不行。于是,洪启咬紧牙关,制作了自己的首张唱片《红雪莲》,也始料未及地火了。
  
  洪启还去了中甸、德钦,山歌真好听,“可小孩更多在唱周杰伦”。
  
  在云南,他认识了葫芦丝大师哏德全,“他吹葫芦丝可以5分钟不换气。云南各地有名的景点,都有他吹葫芦丝的CD”。还听了许多云南民歌,“都不像新疆民歌,那么能进到我心里。新疆音乐,节奏更强劲,形态更丰富,更能震撼我。于我,新疆的素材可随手拈来”。
  
  [北京]
  
  住通州,早起遛“饭团”——一只喜欢植物的小狗
  
  1993年刚到北京的洪启,“头发中分,墨镜,风衣,破洞窄脚仔裤,高帮靴”,先住圆明园画家村,如今住在通州县城,早起就去遛他家“饭团”——一只喜欢植物的小狗;与他的老朋友黎强小娟的联系似乎并不多,“他们过得卡通”。离他家10多分钟车程的宋庄,于他也重要。他现在是宋庄艺术促进会的音乐总监,“能领固定工资,过节费”。住了四五千艺术家的宋庄,现在是CAD(中央艺术区),“有很多艺术家会所,餐馆”。
  
  他仍经常回新疆,去接故乡地气。今年清明,陪作家朋友刘亮程去了沙湾县,“路旁的树,似有穿天力道”,“闻着泥土之气”,今夏还去了喀纳斯湖(著名淡水湖,位于阿尔泰山脉中),“坐小游艇到了湖的尽头。湖水清澈透明,如同上世纪的爱情”。
  
  “只要行走在新疆的土地上,每一条都是回乡之路。”他说。
  
  [关于湖南]
  
  长沙来过很多次了。每次必去火宫殿。这次还到杜甫江阁那边吃了石锅鱼,口味虾。我对毛主席是有感情的。去年去了韶山毛主席故居,在故居墙根下坐了二十多分钟。曾经我也是激进的,后来成熟了。

来源:潇湘晨报 http://news.rednet.cn/c/2010/09/28/2078256.htm

  评论这张
 
阅读(610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