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另一个空间

洪启的网易空间

 
 
 

日志

 
 

中国新闻周刊:《独立音乐新浪潮》  

2008-01-14 10:06: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刊记者/杨时旸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弹琴唱歌与音乐有关却与娱乐无关。有乐迷但没有粉丝。有小场地的圈子演出但永远也登不上聚光灯下的万人体育场。有喝彩但没有尖叫,他们默默的唱,台下静静的听。他们被乐迷一起打包称为“独立音乐人”,有人冲着音乐而来,有人奔着独立而去,无论怎样,这群人并不耀眼但却总在角落里发光。

一年一张唱下去
  洪启在去年年底剪掉了长发,作为和过去一段时间的告别,现在,洪启坐在沙发上显得很安静,就像他刚刚出版的第二张唱片中的音乐一样。
  《阿里木江,你在哪里?》是洪启第二张唱片的名字也是标题歌,洪启不喜欢主打歌的概念,他自己觉得既然没有打榜的目的何必要有“主打”一说。“每首歌都是我自己定的,包括音乐,标题和顺序,公司没有任何干涉,只负责发行。”洪启说。这张唱片的发行相比第一张顺利很多。2006年,华语传媒颁奖典礼上,洪启作为嘉宾上台演出,结束之后开始和台下的各位唱片公司老总接洽。他对“星外星”公司的老板周小川说出了想做新专辑的想法,对方痛快的问,你需要多少钱?洪启说,6万。因为有第一张唱片和这两年的大小演出作为铺垫,洪启得到了这个机会。后来发现,对方给洪启的帐户里一次性打进了10万块钱,没有任何要求,完全由音乐人自己掌握。洪启用这笔钱出版了唱片还做了几场演出。
  整张唱片里有《阿里木江,你在哪里?》这样指向现实的作品,也有《遥远的你和你》这类悲伤的情歌。优美而安宁,流畅的扫弦多了起来,没有故意的愤怒和做作的悲悯只有单纯的歌唱。用洪启自己的话说,他想追求“传统民谣里边的温暖和美丽。”

  2005年初,第一张唱片《红雪莲》面世,一年之后,洪启感觉自己的转折到来了。演出多了起来,人们开始关注他和他一群朋友的音乐。被他自己贴上标签的“新民谣”运动成为了一种声势,一边有真正喜欢音乐的乐迷安静的听,一边也成为了小资们新鲜的谈资。
  洪启说这样的转变对他的音乐没有什么影响,他已经开始筹备下一张唱片的内容。“下一张唱片批判力度上会大一点,另一方面我想着手整理一些传统的民谣,做一些搜集和改编。年轻的时候,做这个工作有点吃力,现在觉得是时候了。”洪启说。洪启今年三十四岁,他说他计划一年一张的做下去,“就像鲍伯·迪伦那样,到60多岁的时候能看到几十张唱片放在那里。”
  洪启说,他知道这样的音乐无法大红大紫,那么就要不停的发出自己的声音,虽然不能依靠音乐为生,但反而能做得更加纯粹一些。

新独立运动
  大约从2005年初开始,包括洪启在内的一群以新民谣为主的独立音乐人们自发或者被媒体包裹在了一起。文艺青年们都能感觉到一场新的独立音乐潮流开始了。
  以万晓利,苏阳等人的演出带动起的新民谣一时间成为颇为新鲜的声音。在独立厂牌“十三月”的推动下,万晓利带有实验色彩的民谣摇滚和苏阳对于西北民歌的改变,变成了正式的唱片。万晓利结束了在河酒吧的“卖唱”生涯,名字开始大面积出现在地铁站的广告牌上。星光现场,MAO Live House都成为了这些独立音乐人和乐迷的必到之地。
  港台的独立音乐几乎也在同时开始以更加时尚的姿态介入进来。林一峰,张悬,自然卷,这些名字似乎一夜之间从默默无闻变得口耳相传。华丽却低调的声音透过各个小酒吧和豆瓣小组开始向时尚阵地进攻。青年时尚生活杂志,在放弃了奢华和喧嚣之后,终于又能找到一个既有潮流感觉却有可以自命不凡的话题。独立音乐乘坐着时尚的飞船以集体的姿态杀入疲态毕现的音乐圈。
  媒体开始打包宣传,几十张唱片也被冠以“有观点的聆听”集体发片。虽然这些音乐人之间有着巨大的不同,但在更多人看来,无论是万晓利尖锐的实验,还是苏阳带着泥土气息的民谣,甚至于台湾香港那些吟唱着自己失恋后旅行见闻的小情调歌曲都可以被一并接受。只是因为他们的声音和内容与大多数流行歌曲不同而已,音乐本身已经不再重要,独立两个字成为了耀眼的标签。
  这虽然有些许讽刺意味,但客观上毕竟促成了国内独立音乐的又一次兴盛。虽然没有几十万的唱片销量和彩铃下载,但毕竟出现了对于这些独立音乐的乐迷群体。即使这些音乐人几乎没人能靠音乐生活,即使几百人的现场演出有一半赠票也能称为盛况,但这样的结果毕竟让很多独立音乐人看到了一个新的可能。

独立还是标签
  从1999年左右,独立音乐开始以一种另类的姿态与主流抢夺舞台,虽然在商业市场上注定失败,但毕竟拓展了自己的疆域。那个时期,独立音乐这个标签背后隐藏着的是苍蝇,NO,舌头,这些从主流视角看来充满着古怪声音和愤怒歌词的玩意,但到了2005年,独立音乐的再次集体出击却有了根本上的改变。一方面那些愤怒的摇滚乐手们经过大浪淘沙有的风流云散,有的自我沉淀开始固守自己的阵地不再挣抢无谓的风头,而另一边,多元化的创意思潮把人们对于音乐的态度一起裹胁了进来,使得独立音乐的内部概念变得清新而流畅。人们对于独立音乐的界定不再固守着喧闹和先锋,而转向表达自我和平和的歌唱。
  于是,有人开始质疑,这样歌唱着旅行,感情和生活琐事的小情小调到底是独立音乐还是流行歌曲的前奏,而这使得独立音乐的概念变得暧昧起来。如果抛开制作公司,发行方式,经纪合约等等作为参考因素,那么独立音乐最终是要以音乐是否指向作者真实内心为依据的。那么这些颇为动听的生活调子确实是作者真实的表达,但却又总是缺少人们以往心中的那种决绝姿态。
  无论怎样,独立音乐的概念已经被模糊。姿态并不重要,背后的音乐本身才是核心。和西方相对成熟的音乐体制相比,中国的独立音乐只不过是个婴儿。西方的独立厂牌和音乐人俯首皆是,主流音乐圈也乐于从充满灵气的独立音乐中寻找新的灵感和方向。而中国,在主流与独立之间却仍然有着深深的沟壑,双方似乎都没人能够逾越。
  而两年前开始的这些以民谣和清新气息为主的新独立音乐人们,也许是打破这种藩篱的一种可能,当独立音乐不再成为一个可以被人炫耀或故做姿态的标签,音乐人不再看重独立二字而是转向音乐本身,那样的音乐才是真实而独立的样本。就像洪启所说,“别把独立音乐当成炫耀的资本,我只想让音乐能抚平人心。”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