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另一个空间

洪启的网易空间

 
 
 

日志

 
 

答《南都周刊》关于“民谣”的采访全文  

2007-10-25 15:05: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周的《南都周刊》做了个民谣专题,其中有个我的采访。我觉得问题不错,故回答的认真。想也难全文刊发,就贴到博上,与大家交流、探讨。
 

南都周刊:在你的观念里,民谣是一种怎样的东西?它的魅力在哪里?

洪启:民,民间;歌,歌谣。我对民谣音乐的理解,就是来自民间的歌谣。我自小生活在新疆,这里是民间歌谣的海洋,歌谣形态丰富,数量庞杂,生活气息浓郁。民间歌谣不论在宴席、恋爱、酒桌、欢庆、劳作等日常生活中,都起到提升精神欢乐的巨大作用。它是积极的、健康的、向上的,是拒绝颓废的;但它又具有强烈的反抗性和反叛性,在生活受到压制,生命受到摧残的情形下,那愤怒和忧伤又都是无比强烈、撕心裂肺的。可以说,它的魅力无处不在,其中蕴涵的力量和深刻,绝不是当下流行音乐的小伤感小情绪能比拟的。

南都周刊:民谣的根基在哪里?它可以是怎样的形式?

洪启:民谣的根基,在“民”。即“民间”、“人民”。可以说民谣是属于民众的音乐,与时尚的、潮流的、极端的、颓废的音乐形态应该划清界限。所以大家看西方的民谣代表,包括伍迪·加思里、鲍勃·迪伦身上都有很强烈的“左翼”痕迹。民谣的另一个重要根基就是反抗和反叛,这是现代文化潮流中,民谣歌手们自觉贴上的标签。在反战、反全球一体化等具体社会活动中都有很明显的体现。


南都周刊:你被称作内地"新民歌"运动的发起人,这一"新民歌"你怎样理解?

洪启:提的比较早而已。中国当代最早的民谣形态出现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是由张广天、黄金刚等人开创的。我受他们影响非常大。当时鲍勃·迪伦不去拜会伍迪·加思里、不去向伍迪·加思里学习,就不会开创后来的民谣盛世。我当然不能自比鲍勃·迪伦,我做的还很少,也没有可比性。但张广天绝对就是中国的“伍迪·加思里”式的人物。在那个年代,他起到了灯塔的作用。比如,他提出的“汉藏音乐体系”、“工业化时代的游吟诗人”等等概念,都是具有前瞻性和超前性的。
“新民歌”运动的准则是:1、民间性、原创性、现代性。2、继承、破坏、重建、创新。3、自在、自然、自我、自由。这一点上,我们比台湾当年的“民歌运动”在发起之初目标要明确、观点更清晰。当然,两岸的文化背景不同,历史触角更不同,但之间有微妙的传承关系。
“新民歌运动”是拯救自我的运动,它不同于“西北风”的稍纵即逝,更不同于“革命新民歌”完全是一种政治工具。“新民歌运动”从精神出发到精神结束,从自我出发到自我结束。
另一个重要点是“新民歌”运动讲求诗性的传承,尊重语言本身的美,在创作上注重腔词关系和韵律美,在精神上提倡开放心灵、追求健康积极的生活方式,拒绝消极和颓废。


南都周刊:你是新疆人,你唱的是汉语,在你看来,你的音乐内核是什么?

洪启:新疆人的前提是中国人,和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是一个概念。汉语是中华民族的母语,也是我最熟悉的、掌握的最好的语言,亦是我歌曲写作所使用的唯一形式。开个玩笑,我这辈子没有用英语创作的可能了。
“真”、“善”、“美”。我注重这个,注重离内心比较近的感受。我坚持民谣从旋律到词都应该是美的。所以我创作时求这三点。再一点,就是音乐中的诗性,尤其是在民谣歌曲中,这一点最为重要。不是把词句往晦涩和悬乎里写就是牛X,平淡中蕴涵浓郁生命气息的话语最难创造。


南都周刊:
你怎样看待中国当下的民谣发展现状?

洪启:看上去很美。但缺少传世的作品。我对自己和一些民谣歌手被划为“小众”感到十分警惕。我渴望我的歌谣被更多的人听到,有大范围的流传。但我和很多当下被追捧的民谣歌手们一样,都缺乏这样的作品。做为一种文化形态,民谣成了当下的热潮,但很尴尬,没有《龙的传人》、没有《花房姑娘》、没有《少年中国》、更没有《在那遥远的地方》。
所以,中国当下的民谣发展现状,只有形态没有作品,是很尴尬的。


南都周刊:近几年,民谣在中国似乎逐步回潮,你觉得它的前景会怎样?

洪启:确实是在回潮,涌现了很多民谣歌手,出版了很多民谣唱片,但没有明确的目标和清晰的观点,潮水也不会占领海滩。
无论是时下遭热捧的台湾地区民谣,还是最近成为“现象”的北京“新民谣”音乐圈,近来都非常活跃。而以王洛宾为传承代表的西部民谣群体,将以更广阔的视角及丰富而厚重的音乐语言为载体进入历史。
对我个人而言,我选择的方式注定了我在这个潮流中的孤独。在一个讲求标新、立异的潮流中,我显得很传统,不够边缘、不够猎奇、不够与时俱进。但在对“真”、“善”、“美”的追求中,我能清楚的看到我和共同理念的音乐伙伴们的前景——我相信,美丽的歌谣,永远健康如初升在东方的太阳,照耀大地,温暖人心。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