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另一个空间

洪启的网易空间

 
 
 

日志

 
 

南方的绿,使我眼眶湿润  

2007-04-29 20:38: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都要忙些,对喜欢慢生活的我,趁着那特美好的感觉都还占满在心怀,抓紧写一下昨天前的广州之行。这个城市长久以来是我的福地,我在这里也从来不缺少朋友,更不会没有知己和知音。
  一周前,我特意买了下午15:00起飞的航班前往广州,计划着近3个小时的航程,落下时刚好在晚饭时间,结果因为不靠谱的航空管制被打乱了规划。21:00多,我才到达下榻的新疆大厦,而我的朋友、性情的诗人浪子,正坐在大厦三楼餐厅的包厢里等候着我,他不知道,他订的名为“和田”的包厢,正是我的出生地。 和她一起的,还有80后的小姑娘拖把,没错,她的名字就是你家拖地用的“拖把”(两天之后,她还介绍了她的朋友“豆腐”和“鳗鱼”和我认识,此为后话,按下不表)。不久,朋友们陆续到来。高樱、王陶、小川、天山雪、张清静、杨子等等。高樱是特意从深圳赶过来,我们合作多年,她是《红雪莲》的首唱者,我们都是对方的福人;王陶,小家伙现在已长成帅小伙了,他是伟大的民族音乐家王洛宾三子王海成先生的儿子,我们上次见面时还是三年前的成都,他当时在那里上大学,听说我来,他很高兴,过来一会;小川,我第二张唱片的投资人,帮了我很多事情,我们行事风格不同,却都能理解认知,同爱豪饮,他为我坎坷的音乐生活带来地良好转折,将在不远的未来中展现;天山雪,我的兄弟,我们在广州相见,真是令我感到无比的舒心愉快!这位优秀的维吾尔族诗人,现在广州挂职,我们之间,除了干酒,别无多话可说!张清静,言语不多的南方女孩,只是腼腆地笑着,为我们斟酒添菜;最后到来的杨子,是我多年来的偶像,这位曾在新疆生活了十年的传奇诗人,现在《南方人物周刊》供职,他来后不久,我就进入酣态,真奔醉梦而去。而后来的小龙,我竟然忘记了和他之前有几面之缘,只把他当作新结识的朋友喜欢着,
  那一晚,真正的特别愉快!而使得我上天入地般欢乐的制造商,正是浪子;一个生活在过去未来透明晶莹的诗人、一个没有鼓技却把鼓打出节奏的莽汉、一个真实得要出事的兄长,一个酒胆奇大的暴徒!一个……,好了,我不形容了,否则,此时的我会按捺不住去找他吃酒,而我现在……已坐在北京的家中了。
  再下来的几日,江湖好汉陆续登场。先是浪子陪我转战深圳,与白郎、老二、周鹏、王刚等“本色”酒吧新疆音乐人帮激烈碰壮,期间与《凤凰生活·凤凰健康》杂志美女主编邢艺、高级编辑郭蔷宽路窄遇,午饭宵夜两场大酒,结局在天亮。后返回广州,好兄弟、唱片出版人王强约局,在环市路四省办食堂般餐厅续打阻击战,广东人文学会秘书长唐明灯携精灵可爱电视台供导演之职的夫人出场;还有刚和李广平老师网络交友的金牌策划人杨山;SOHO博友朝鲜族美女小玉与广州地产美女小区来助阵,那叫一个昏天黑地的惨烈,皆HI大,,浪子在饭局后去的某酒吧中坐在台前指挥正在表演的爵士乐队……
  再下来浪子组局,王陶、天山雪、王强继续,而好友林杰终于出现,他是优秀的吉他手、音乐制作人。去年7月我来广州就借住在他家许久,相同的是上次来他电脑坏了在修,这次亦然。依然是所有人狂热,尽不了兴,遂去唐明灯铁磁老温酒吧再整……后来断片,场景统统忘记了……
  接下来重量级人物出场:革命前辈、伟大的无产阶级出版人、专唱革命歌曲的老战士老不靠谱子孙冕老爷子出场,他出现在我买单的媒体朋友局上,受到在场文艺青年的吹捧,在几杯满酒下肚后爱上了拖把,被拖把的80后小姐妹豆腐所不屑了一下。之后,我们去了前一天浪子“指挥”乐队的酒吧,绝对在大量酒精的作用下,孙冕同学执意拉着我上台去演唱革命歌曲,我们在演唱了《达坂城的姑娘》和《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后下台,但老爷子豪情刚起,哪里刹得了车,一曲清唱《大海航行靠舵手》继续HP,一首接一首的革命歌曲直轰大梁,边上80后小孩不干了,不知怎地,与我桌展开的口角,大意是在这么艺术前卫的所在,你们几个傻比还在唱老黄历?这边可是不让,老爷子动了雷霆之怒,一顿教训,那威猛的气势震住了那几个80后,其中竟有一小兄弟趴在桌子上掩面哭泣起来。老爷子毕竟老人家,一看小孩子哭了,不忍起来,拉着我上去敬酒道歉,然后双方开始盘道开释,眼看局面平息,万没想到,我们一行出得门来,正欲离开,那哭泣的孩子脱光了上衣,愤怒地从酒吧冲了出来,要再讨公道,一时鸡飞狗跳,小龙等紧紧抱扯住双方,好言语相劝了了冲突。我在想,幸亏浪子前一日去了杭州参加友人婚礼,否则后果!?当然,结局在我博上依然能看的到哈!
  此事次日,老爷子和我通话,让叫上昨天所有朋友,他要都请一下,为那场合,自觉不好意思。于是当晚大多人又乘地铁般面对面相逢,大家都说,老爷子你那比小伙子还豪迈的举动,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老爷子笑,说下次遇见昨天那孩子,一定要请人喝酒陪礼。当晚还有傅沙,《新周刊》美术总监,也是我很尊重的前辈,他对新疆感情很深,可惜的是不喝酒。席间说到80后时,他举了王朔一话:你们是年轻,我们也年轻过啊!可你们老过吗?精彩!局后再换地,去了一开在珠江边上的酒吧,我们就坐在路边,依然是酒风浩荡,依旧是革命歌曲大联唱!又来人了,央视的几为熟面孔、名主持,还有吕思清、孔详东等大碗。我开始清醒起来,不免开始珍惜起自己的欢乐,于是我离开了这个场面。
  又来到唐明灯兄的铁磁老温的酒吧,小龙醉了,林杰和女友及拖把等都先走了。新来的广告女小P,老温先搞我三杯,说你那天那种北京劲我们当时不喜欢,看你今天这样满好的,你给我们唱歌吧!没有吉他,老温说下次来前我买一把放在这。我开始唱,我以为只剩我们这几人了,却听到楼上的掌声……,继续喝,小P很爽,娇弱却一直干着,然后是集体拥抱、握手和告别,兄弟阿炎把我送回了酒店。
  早上,小龙过来送我,一起吃了碗面后我上了出租车前往机场。我在路上给以上朋友们发了告别短信,回来的,看到唐明灯的一句:兄弟,下次回来,给你接风。你走吧,身影已经留给我们了。
  我转身看着窗外南方的绿,眼眶有些湿润……。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