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另一个空间

洪启的网易空间

 
 
 

日志

 
 

祝贺郭发财先生力作《枷锁与奔跑》出版  

2007-04-23 17:05: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祝贺郭发财先生力作《枷锁与奔跑》出版 - hongqi.163blog - 另一个空间
郭发财先生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GFC
 
  郭发财先生力作《枷锁与奔跑——1980-2005中国摇滚乐独立文化生态观察》一书正式面世,在此表示最诚挚的祝贺!
  发财兄我们电话通过很多次,见面只有一回。我对他有着极好的印象,不仅因为他宽厚纯粹的性格,更觉得他如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大哥,给人极强的安全感。这本书中,有发财兄对我做的一个采访文章,他起的标题我非常喜欢,叫作《他们从来都没名没姓》。
  以下是几位不同领域的朋友对此书的不同角度的解读,希望能引起大家的关注。
-----------------------
摇滚乐自80年代初期从西方传入中国以来,得到了几代中国青年的狂热追捧,它是青年受众的“亚宗教”,人们喜爱摇滚乐,从而拥有了富有尊严的生活乃至独特的个人生活阅历。因此,中国摇滚乐除开大众前卫音乐艺术的本身特质之外,它还具有青年文化意义和更加广泛的社会意义。那么什么是中国摇滚乐呢?青年作家、评论家郭发财,根据多年个人积累和长期的悉心研究,以史家的严谨,学术的背景,诗化的笔墨,对中国摇滚乐20年以来的历史进行独立生态文化观察,最终以洋洋40多万言、数百张精美现场图片编撰成书,与中国摇滚艺人、摇滚战士和有关从业人员一道构成了庞大丰富的阅读盛宴,向读者洞开了1980至2005年之间的中国摇滚的机密之门。作为本书的责任编辑,窃以为阅读该书不但是对几代人之共同青春的缅怀、回顾与展望,同时也是对读者诸君各自必须面对的生命与激情,文化和禁忌的感恩与尊重。《枷锁与奔跑》源于中国摇滚,属于青年亚文化与青年生活历史和青年希望之未来。

──湖北人民出版社刘冠军

摇滚乐对于备受压抑的我们来说,有一种重新创造生命的愉悦。而郭发财兄这部关于中国摇滚乐的“史记”,让我们更加深刻地了解到中国的摇滚乐,在艰难的土地上澎湃着一种怎样的野性之激情。人活着,就应该知道生命怎样去释放,并获得体面的再生。二十多年来,中国摇滚对我们的滋养是如此丰富,而郭兄的书让我们无法忘记这一切。

——四川学者,作家冉云飞
 
我们曾经提出过“摇滚你的生命”,但我的朋友郭发财却用一本大书告诉大家——摇滚你的历史!于是,在他的新书中你能看到崔健来了,窦唯来了,左小诅咒来了,吴吞来了——我们来了。但是,我们的历史也是你的历史吗?我对一位记录片导演说过,“摇滚乐把麦克风这笔交给了我”,但现在摇滚乐又把我们交给了郭发财。

——舌头乐队主唱,词作家吴吞

为使批评成为可能——法国“高师”的那帮知识分子对广告、媒体、摇滚乐构成的大众流行文化进行了海量解读。《枷锁与奔跑》的作者似乎拥有68年的那种“五月风暴”中的知识分子情结,这些一方面既可看着是批评的突围,另一方面也可看着作者内心试图通过摇滚乐问题与文艺青年之间的对话关系建立的期待和焦虑。在批评洞见与大众文化常识之间,书写的野心与读者的阅读也将把他推向没有任何庇护的危险之境。

——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教员,学者徐晴

作为电台摇滚DJ,对乐手、艺人、唱片公司、摇滚战士我不陌生。但看了郭发财的书稿清样之后,我发现“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问题在中国摇滚圈子中是个普遍问题。郭发财自喻为是个“拾垃圾者”,读过该书之后,我发现,他在“垃圾”中找到了很多有用的东西,而且还将它分门别类,使其成为中国摇滚20年以来的不容忽略的重要部分。

——楚天音乐台主持人,DJ程丹
 
目录
卷前 风雨苍黄二十年
卷一  草根艺术营地
■黑豹乐队:在这铜墙铁壁蔓延的地方
■唐朝乐队:时间难以抹去的音乐文化记忆
■面孔乐队:早年金属劲旅无疾而终
■青铜器乐队:佛洛依德的弟子与先锋话剧
■眼镜蛇乐队:开创女性前卫音乐的先河
■指南针乐队:集体活动逐年减少
■轮回乐队:描述心灵成长史
■超载乐队:重访陈胜吴广
■艾斯卡尔与灰狼乐队:民族音乐与世界乐的结合
■战斧乐队:关注人在社会中的无奈和挣扎
■苍蝇乐队:最脏最垃圾的超级苍蝇人
■沼泽乐队:南方摇滚绝地的拓荒者
■冥界乐队:从死亡的阴影中再度复活
■鲍家街43号乐队:不再相信披头士和尼采
■子曰乐队:人文摇滚的先驱
■夜叉乐队:靠沉重煽情用暴力点火
■野孩子乐队:朴素完美的和声
■新裤子乐队:并非忧郁的废物
■达达乐队:遭遇封杀后秘密解散
■美好药店乐队:欲望和作品还是那样饱满
■沙子乐队:一种波西米亚人情结
■摩登天空:全新概念把握新音乐未来
■谢天笑与冷血动物:营建低迷狂暴的音乐幻梦
■舌头乐队:地下底层音乐的支柱
■瘦人乐队:现场之王
■木马乐队:时间在岁月的深处停止了永恒的运转
■布衣乐队:民谣中国的生活状态
■新蜂音乐:青春乐迷的乐队音乐
■扭曲的机器乐队:节奏的刺激和嬉戏的满足
■嚎叫唱片:中文摇滚另类音乐基地
■挂在盒子上:四个女孩与未来摇滚
■花儿乐队:抛开抄袭事件的各种争议暂且不论
■二手玫瑰乐队:最具民族特性的摇滚乐队
■痛苦的信仰乐队:流星的瞬间也不逊色太阳的光辉
■军械所乐队:力量金属的核心乐队
■幸福大街乐队:挑战抒情摇滚的极限
■王磊与泵乐队:DIY觉醒后的打破与重建
■AK-47乐队:工业金属与青春之歌
■与非门乐队:让爱乐人为之惊艳
■号角唱片:众神复活与血流中国
■CMCB:大陆哈狗帮
■阿修罗乐队:音乐麦田的守望者
■顶楼的马戏团乐队:文艺界的活雷锋
■功夫乐队:引领健康说唱风潮
■龙门阵厂牌:诠释中国Hip-Hop的能量
■声音与玩具:感染敏感善良的青年
生态观察Ⅰ民间草根文艺族群
卷二  新儿女英雄话语
■崔健——二十多年越来越拧巴
■黑豹乐队—— 一支乐队代表一个时代
■唐朝乐队——唐朝的结构和孤独的丁武
■何勇——张楚死了我疯了窦唯成仙了
■窦唯——摇滚误国红磡无需纪念
■张楚——也许不该有那么多意义
■张培仁——竞争使复制的机会也不再有
□没有哪种东西是关键
□唐朝最先和魔岩签约
□他们都是真正的艺术家
□商业需要与音乐价值
□窦唯可能会让全球震惊
□中国摇滚震撼香江
□唱片业的环境是全球性的崩溃
□时代的浅薄与自我需要
□音乐艺术品欣赏
□害怕过度制作
□我批判所有的批判
□ MV的好坏取决于自己的态度
□受伤不是我的美德
□我希望的是文化产业的繁荣
■歇斯——我欣赏每个音乐家的优点
■罗琦——今天过去是明天
■高旗——飞翔在回忆的棱角之上
■刘一伟——我的歌是另一种我在的形式
■洪启——他们好像从来就没名没姓
■丰江舟——随便玩
■左小诅咒——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抒情歌手
■秋野——我们这代人应该是铺路石 
■瘦人乐队——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本账
■美好药店——自身的实验和实验动物
■吴吞——居无定所是我的风格
□让你的种子在我的地里发一次芽
□站在台上只是一次商品的展示
□你去问那个丢了钟表的人吧
□走到哪里哪里就是他们的家
□把麦克风和这支笔交给我是不是合适
■梁龙——后殖民时代的民族妖艳之花
■AV—47——最理想的状态就是不再需要摇滚乐
■说唱兄弟——把中国的HIP—HOP做好
■陆晨——做作得很自然
生态观察Ⅱ 他们曾是中国文化的起义者
□伍德斯托克这样的概念
□有一天猪圈里生了两堆火
□吊诡的商业文化
□摇滚就是爱与暴力
□辉煌也许是误会
□大家都很热爱天安门
□超越时间和空间的共鸣
□女性摇滚与摇滚女性
□人和世界的关系
□前夜与黎明的心理图像
□家长里短的街坊式窥视
卷三  垮掉后或生命之痒
■那些歌儿
■雪山乐与怒
■崔健的刀子和土地
■贺兰山下的中国摇滚
■机械与复制与机械再复制
■比如草原音乐节
■理性之疼与话语之痒
■网络后花园中的塑料音乐盛宴
□文艺徽章
□锁定那家网站
□在打口小资堆里厮混
□批评的能指和小资的所指
□玲珑水蓝与Duran Duran私奔
□后花园的游手好闲者
□性辅助道具
□不远万里来到中国
□解放路北的兽医站
□头牌心态背后的文化呻吟
□第三世界的塑料音乐盛宴
■那里的声音没有能够听得清楚
■摇滚乐与资本炼金术
□《一无所有》的品牌效应
□一个年份的文化隐喻
□从约翰"列农到被困的狮子
□开发者与草蟒时代
□新音乐之春诟病
□红星照耀魔岩
□朴素的少年
□拼盘镜像
□断裂的家族谱系
□被继承与被遗忘的遗嘱
■流浪乐手和流浪狗
生态观察Ⅲ  怀有Beat Generation式理想的垮客
□逻辑不能照顾的裂隙
□其实并没垮掉
□剃光了毛的猫
□警惕媒体的两种话语倾向
□分配非主流的摇滚话语资源
□身体年龄与精神年龄
□后革命时代的摇滚乐
□经济逻辑一样主题先行
□阅读情境的误会
□清醒与高贵的存在
□把北京地下摇滚赶出北京
□主流与地下的姓氏符号
□一些经验教训
□中国摇滚在路上
卷后  山坳上的絮语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