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另一个空间

洪启的网易空间

 
 
 

日志

 
 

他们都有一颗红亮的心——一群文艺青年的文化之旅(ZT)  

2006-09-21 16:50: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们都有一颗红亮的心——一群文艺青年的文化之旅(ZT) - hongqi.163blog - 另一个空间
 
chenps的BLOG(写于2002-09-26)
 
   著名戏剧导演张广天2002年新戏《圣人孔子》9月1日结束首轮13场演出后,便有很多人陆续打听二轮演出的日程。近日,张广天等放出消息:将于“十一”之后二度公演《圣人孔子》。而在首轮演出,很多人被张广天“信息+口号”“轰炸”两个小时后,明显憋了一肚子话要说,几乎每场演出结束的深夜,总有许多人久久不散,急于和张广天展开一场口水战。《圣人孔子》剧组对此的应对是一张红色的大字报:我们在“革命数字论坛(www.heibanbao.net)”等您。

    “革命数字论坛”是何方神圣?进入该论坛,各个涂抹着浓浓政治色彩的子论坛,随时准备掀起新一轮“头脑风暴”:燎原社、新文艺、红旗文艺论坛……各论坛无不旗帜鲜明:“美色风暴”论坛,称“女性就是革命性”;“民歌运动”论坛,称“让我的歌声拧断你的枪口”;在“民风论坛”,映入眼帘的,除了“‘音乐大字报’2002年全新改版更名为‘民风’”的告示,《红灯记》剧照和唱词“他们和爹爹一样都有一颗红亮的心”,以斗大的红字闪烁着。

   常常泡在“革命数字论坛”的网友,是一些这样的名字:“造反有理”、“红色轻骑兵”……他们讨论的话题,多是《8·19事件对苏军的影响》、《非常有趣的日文版<国际歌>》、《古巴妇女的社会与政治地位显著提高》这一类。

   “革命数字论坛”的当家人,除了张广天,另外3位,均生于70年代。他们以“红色”为自己的色彩、以“为弱势群体做事”为自己的立场,声称找到了一种“信仰状态”,将办网站称之为“解放生产力的手段”、“一个表达的空间和机会”。

   “革命数字论坛”,是这群年轻人共有的革命阵地。此外,他们在网上也拥有一方个人空间。王佩的主页叫“王佩的核桃壳工作室”;“民歌运动”论坛斑竹洪启办着“红旗文艺电子报”,“美色风暴”女斑竹小雨则天天做着“读书笔记”。“我们彼此链接,内容互相支援,彻底摒弃‘一亩三分地’,我们是朋友+同志,是一个革命整体!”小雨说。
 
渴望过一种有燃烧感的生活

     小雨和记者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曾是人们眼里那种标准的白领和小资!”1994年,小雨大学毕业进公司,职位、薪水节节攀高,但她开始感到“窒息”——“大学时那种飞扬的青春,没了!”1999年4月,小雨辞职。当年底,她开了一家名叫“存在书廊”的书吧,“身处商业社会感觉很浮躁。我想做一个纯真的人,同时也给别人提供一个尽量纯真的地方。”

   一年后,书吧关门。关张的一个很大原因,是小雨觉得,“仅仅做一个纯真的人远远不够。渴望过一种有燃烧感的生活!”

    书吧停业的2000年,被小雨称作“我生活的转折点”。这年5月,习惯看小剧场话剧的她看了《切格瓦拉》,随后辗转认识了张广天,还有一帮她嘴里所谓的“左派青年”。“一下子,我找到新生活的出路!”

    那时,小雨已厌倦了小资生活——“小资永远最关心的只是自己”,她本打算一个人出去四处走走,但《切格瓦拉》、还有跟张广天等人的接触,让此时的小雨“从一个从不关心政治、社会的人,一夜间变了一个人”。2000年底,《切格瓦拉》开始了南征北战的第二、三轮巡演。小雨将书吧关张,投身这场戏剧运动,成为其中的一分子。01年,她成了张广天新戏《鲁迅先生》的导演助理。从那时起,他们开始一起做很多事。

    自认音乐天分极高的和田青年洪启是在10年前开始闯荡北京的。那时,他试图在歌坛找到自己的一席。他先是在著名的“画家村”呆了两年,但感觉从一开始的“新鲜”慢慢化为质疑——“这群人状态很畸形,太讲自我,处世做事带着强烈的目的性。他们高喊人文关怀,实则最关心的是自己。”1993年,洪启认识了张广天——“走过这些年,我们一直是师友关系。他对我影响很大”。慢慢,他对先前的人生设计——签约公司歌坛出名,觉得“好没意思”,虽然那时他已有了机会,但洪启觉得,跟那些往这条路上挤的人“不是一路人!他们的气味不好闻!”

    1997年,洪启回新疆出版了他19岁时写的一首《红雪莲》。《红雪莲》连续一个月占据新疆音乐台歌曲排行榜冠军位置,一个月内,洪启收到4000封听众来信。“这彻底改变了我!”他被当地舆论冠以“新疆原创音乐代表人物”。他的《我是一只离群的鸟》随后收进张广天等人出版的唱片《工业化时代的诗与歌》。2001年,洪启回新疆牵头搞“红旗作品音乐会”,引起轰动。随后,洪启发起了“新疆新民歌运动”,但争议也随掌声而至。不过,这时候的洪启,已不再是在乎他人说什么的洪启了。

    如今,29岁的洪启说,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立场——一个民间歌手、一位民间音乐家。说到当今乐坛,他说,“这是一个没有歌的年代”,因为“舞台上充斥着缺乏真诚的玩艺!”在表述他与所谓主流歌坛之间那种“距离”时,洪启始终念叨的一个词是“母亲”——“当初如果按照最初设想走,那么如今在我母亲面前,我可能是一个趾高气扬的歌星。但我对音乐有自己的立场后,我在母亲面前,永远是她的儿子,我的家,永远不需要贴一个歌星儿子的海报。如果我在台上装腔作势唱些酸歌腻曲,我妈妈会不高兴的。她不需要一个油头粉面的歌星,而是一个会真情歌唱的儿子。”

   洪启说:“母亲只是一个普通的裁缝,但她影响了我一生的审美”。——可能是这样。在洪启的主页,《我的母亲》是他6篇自传文字中的一篇。

  相对而言,王佩是“老革命”了。他曾是一度名气不小的文艺网站“黑板报”的主编之一。那是在1999年末,在网上相识的王佩、张广天、林雷3人办起意在“倡导时代文艺革命”的网站,取名“黑板报”,网站主旨,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反对低级庸俗的伪民间艺术,摈弃无聊乏味的有闲阶级文化,‘在民间、为民间、与民间’,为生机勃勃的工业化时代的民间文艺争取话语权。”他们和网易合作,编辑发行电子杂志《黑板报文艺周刊》,内容是“黑板报”网站的文摘精华,共出了近80期,到去年秋,已拥有订户12万。

    “黑板报”一度办得风生水起:有每周五出版的《黑板报文艺周刊》,有要把“颠倒的是非再颠倒过来”的黑通社报道,有新民间文学、新民间美术、工业化时代的音乐和剧场等专栏。“黑板报”还和张广天等人进行的一系列文艺活动如民歌运动和戏剧活动等产生互动效应。一时间,“黑板报”在知识界名声鹊起。在CNNIC个人网站评选中,黑板报曾入选“十佳”。有人说,“黑板报”“标志着新语文的写作完成了从书斋向民间的过渡,最大程度体现了互联网言论自由的民主精神。”还有人说,它是“先锋、革命、民间姿态、激情、非理性等等的混合物”,“它强烈的视觉效果和话语风格给人带来震撼”。

    但在去年,“黑板报”主域名www.heibanbao.com被人抢注。对此王佩解释是“创办者忙于各自的文艺活动和工作谋生,对黑板报疏于照看,加之网络管理不规范所致”。
“黑板报”不得不就此在网上消失。好在,王佩他们手里还留有www.heibanbao.net的域名,今年夏天,他们接手了某地方性门户网站,将heibanbao.net域名指向这个网站,于是,“革命数字论坛”成为“黑板报”的延续。
 
先前习惯穿皮鞋,有一天偶然穿上布鞋,觉得布鞋舒服,就继续穿下去了
   
    在网上,这群年轻人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但在“网”外的世界,他们的日子平和无奇。

   先前的小雨,像很多北京女孩一样爱打扮,爱旅游,自费去听音乐会看小剧场话剧。但这两年,她对以往看重的很多生活细节,不再在乎。比如穿衣服,连她妈都骂她“乱七八糟”,但小雨却觉得“有一种‘解放了’的感觉”。她说,“当女人不再看重衣饰的时候,她就得到了解放。”

   30多岁的人,自食其力是起码的。书吧关张后,朋友介绍小雨到某行业报上班,“才半月就逃了!实在受不了那种闲得无聊的日子。”眼下,她零散帮一些公司做兼职,每月2000多元收入,“够日常维持温饱了。做兼职,能留出多一点时间给数字网做事。”

   小雨一直只用着呼机,这在时下二三十岁的北京人里,显得怪怪的。那天,她去买手机,买回来的,是属于淘汰型的摩托罗拉T190,也就卖700元。这是小雨生平第一个手机。
   洪启说,前几年,他还可笑地把自己当“艺术家”一般扮酷,整天搞得自以为“很艺术”。但现在,10块钱一件的文化衫穿在身上,他觉得舒坦自在。洪启说,就像张广天说的,人得为生活而活,有了生活才有艺术。咱先学会爱咱的母亲、朋友和周边真实的生活,珍惜周边朴素的情感,才有出好作品的可能。关于目前,洪启笑称“真正的一穷二白”——在京居无定所,连眼下住的地儿也是管朋友借的。

   而王佩自称“生活很规律”,夜间读书、写作,上午睡觉,下午见朋友、散步、逛书店并处理一些日常事务;有辆自行车;与朋友合租两居室;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他说,“鲁迅先生不也说:革命不是叫人死而是叫人活!”

   对此,小雨的体会是:生活的变化影响人的审美。她说,这话不是作秀。这种变化就好比:先前习惯穿皮鞋,有一天偶然穿上布鞋,觉得布鞋舒服,就继续穿下去了。一切就是这么简单的心念改变。
 
我是“无数人民中的一员”

    在这些年轻人口中,“社会的大多数”就是他们时时说到的“人民”。他们把自己归类为“无数人民中的一员”。

   王佩说,“我害怕孤独,我喜欢跟这个社会占绝对多数的人民站在一起,不是人民离了我没办法,而是我离了人民根本没法活!”从小长于农村的王佩自称对农民最具感情。他说,30个春秋,“思想经历了很多波折,也曾崇洋媚外、数典忘祖,但今天,我回到人民大众的立场上来了。”

   洪启说,我们选择“民间立场”,是很自然的事。我没觉得我们“另类”,倒是那些看不惯我们的人才是真正的另类——因为他们把自己从人民中脱离。而真正的百姓能听懂我们的声音。

   这群人不约而同对“新左派”进行抨击。

   王佩说,我选择了人民立场,但我既非“新左派”也非“老左派”。洪启说,“新左派”就是矫揉造作的知识分子给自己的时髦头衔。我连初中都没毕业,连知识分子都不是,当然不是新左派。我是劳动人民派!而小雨则认为,所谓“左”、“右”是过于生硬过于表层化的划分。她说,我们只是愿意站在弱势群体的一边、正义的一边,为弱势群体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至于“新左派”,那是一些脱离群众的伪善的家伙。真正的左派,应该站在人民一边,而不是自认“精英”。

    尽管如此,还是有人觉得,这是一群把“革命”当“作秀”武器的人。对此,王佩的回应是: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听拉拉鼓叫唤还不种庄稼呢!而小雨则不讳言他们的奋斗“有一些作秀成分”,但那是“以革命的作秀反对反革命的作秀、以革命的炒作反对反革命的炒作,而目的,是为了赢得话语权。”
   至于个人,小雨说:“我从来没认为我的生活需要作秀。我也从来不去想我选择的生活和高尚不高尚有什么关联。一些人把我们说得面目狰狞,实际上,我们普通而简单。我们不需要任何符号化的革命情绪。革命不革命,时间和实践会证明一切。”
 
一种“有信仰的幸福状态”

    小雨称,她眼下进入了一种“有信仰的幸福状态”。

    当年在大学,小雨对世界看法悲观,甚至,她是一个对死亡充满向往的人,那些自杀的诗人如海子、顾城曾一度让她感到了“浪漫”——“读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常常泪流满面”。而眼下的小雨认为,单单满足做一个纯真的人,结局要么自杀要么是被社会同化。做一个纯粹的人远远不够,还应该为改造这个世界做点事,哪怕它微不足道。小雨说,我的思想状态清晰且充实,但我并没有明确的信仰名目。如果非要给这种“有信仰的状态”贴上一个“标签”,那或许可以说——我憧憬共产主义。

    王佩近似白描的自述透着难掩的自信:“一个文学青年,一个自由撰稿人,喜欢写诗、写杂文、写小说,写戏剧。总是在不断否定自己,性格有些偏执,如果有一难一易两条路,会选择艰难的那条去走;有时软弱,有时糊涂,但不是一个坏人。我爱这世界,也爱你们,更希望我们能并肩战斗。”
 
    而洪启这样看待他心目中的“音乐”和“网站”:我们通过它们在保持着一种话语权。我们想让百姓感受到:在这个时代,还有一些出污泥而不染的东西存在着;我们要让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听到我们的声音,并感到温暖和希望。

   当年“黑板报”的兴起,被王佩视为“标志着具有人民立场、遵循人民美学规律的新文艺,重新返回文艺舞台”。鼎盛时期的“黑板报”,每天访问量稳定为近2000个独立用户,论坛注册用户4000多人,《黑板报文艺周刊》订户更多达12万。而目前,“革命数字论坛”每天访问量还不太固定,多至两千人少则三五百。但王佩仍然相信,一年内,访问“革命数字”的人数定能超过“黑板报”。他说,熟悉“黑板报”的朋友在“革命数字论坛”上一定能看到两者的相似,那就是——“我们始终如一地主张人民立场、人民美学和文艺革命。‘革命数字’将是‘黑板报’的延续和光大!”

   “黑板报”停办时,有网友把美国民谣之父皮特·西格的《花儿都到哪儿去了?》抄送给王佩。而今天,王佩说:“我要告诉所有关心文艺革命的人们:不要问花儿都到哪儿去了?花儿就在你身旁,不过换了一个名字、换了一种颜色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