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另一个空间

洪启的网易空间

 
 
 

日志

 
 

新疆新民歌运动:我为什么不能为你歌唱?  

2006-08-09 10:20: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要这个世界还有一个穷人(中篇)

──洪启与新民歌运动五周年:新疆新民歌运动:我为什么不能为你歌唱?

文/公路
 
我们缺少一个歌手,一个能用双眼看透黑暗,用心灵撞击大地的歌手;一个能为弱者、为穷人的遭遇和命运歌唱的歌手!一个脱离低级趣味,不为感官刺激享受所诱惑,能够以手中的乐器为枪,以歌声为炮,去和以美国为代表的文化列强做最坚决斗争的人。
我们缺少一个歌手;他是一个战士,同时应该还是一个有着真正高尚情操的人,一个热爱祖国的人,一个孝敬父母的人,一个珍惜爱情的人,一个热爱生活的人。

──洪启《我们缺少一个歌手》2001年
 
 
  2001年12月18日晚,新疆大学礼堂,《新疆新民歌高校巡回--洪启作品演唱会》首场演出在这里举行。作为洪启个人高校巡回演唱会的第三场,与前两场强调民谣不同,这是他首次把新疆新民歌运动变成实践性的运动,一时之间在媒体中再次引起轩然大波。
 
  其实早在8月3日,新疆发行量最大的《都市消费晨报》就为洪启、何力在乌鲁木齐举办过小型演唱会,并首次打出“新疆新民歌”的旗号。2001年11月,《新疆都市报》为洪启提出的“新疆新民歌”及“新民歌运动”召开了理论研讨会,引发新疆音乐界极大的争议。
 
  洪启在理论实践上取得了媒体先行,新疆《都市消费晨报》在运动初起就承担着正面主导作用。2001年12月8日,该报以整个彩版的篇幅发表了题为《洪启:要发起新疆的新民歌运动》的文章。有传统音乐论者激动地拍案而起:我看洪启这个年轻人是疯了!
 
  新疆军区歌舞团团长赵思恩对此发表自己的看法:创作就是创作,民歌就是民歌,古今中外都应该是无争议的。我认为真正有作为的艺术家不是仅仅靠着发明一两个新名词就能复兴一个地区的文化,搞艺术是需要脚踏实地的精神的。洪启作为新疆新音乐人,他的艺术成就、艺术修养等与王洛宾是不能比肩的,这样夸大个人作用,颠倒民间音乐采集者应有的源流关系,是令人遗撼的。
 
  什么是新疆新民歌?洪启对此的解释是:新疆新民歌不同于时下流行的老歌新唱或对优秀民歌改头换面之作法,而是主张在音乐形式上不拘一格,汲取中国及世界各民族民间音乐之精华,来传承民歌真切反映人们生活、情感之精神。创造出更好、更贴切地反映、表现这个时代的现象与状态的,通俗而不庸俗的声音。
 
  新疆新民歌的民间立场决定了它所使用的音乐语言是质朴流畅的,曲调简明却直指人心,优美抒情却不失阳刚。它主张突破现代创作歌曲不能被称为民歌的落后认识,强调歌曲必须具有积极的意义,打破“专业”音乐与“民间”音乐的鸿沟。这一点,与《诗经》之传统,木卡姆①之精神都是不背离的。
 
 
上左:首场新民歌演唱会(新疆大学礼堂)全景 上右:现场演奏的吉他手
下左:特邀主持人逸波 下右:王洛宾之子王海成来到现场助阵
 
  就像1975年6月6日,台湾现代民歌运动先驱杨弦在台北中山堂举办《现代民谣创作演唱会》,洪启的这场演唱会也被视为新民歌运动的标志性事件之一。相隔26年的两场个人作品发表会引发的讨论是如此相似:民歌到底是什么?是否可以自行创作?
 
  2001年12月26日,《新疆经济报·文化生活》刊登记者阳正午的评论文章《民谣?民歌?运动?》。作者对于洪启在新疆举行的第三场个人作品演唱会出现“新民歌运动”的口号发出置疑:"运动”的扩大语义使单纯的音乐活动似乎骤然间变成了一个具有广泛意义的文化事件,从而使它的真实面目变得模糊起来……从词义来理解,民谣多指与时事政治有关的民间歌谣;而民歌原指民间口头流传的歌谣,多不知作者姓名。不知洪启作品从民谣摇身变为民歌对音乐作品本身来说有什么实质性变化。尤其是在民歌之前冠以“新疆新”三字,是否意味着,这些是指本土人在新时代创作的作品,或者是新疆具有创新精神的作品。若是这样,又与民歌何干?
 
  作者表明新民歌运动令人费解的同时“不情愿”地把这场运动理解为“为求达到某种目的而奔走钻营”,但同时他也承认“(民间立场的)作者应该在生活之内,在人性之内,关注普遍的人的生存与精神困境......事实上洪启的有些歌词如《阿里木江,你在哪里》、《我是一只离群的鸟》已基本具备了这种品质,但其音乐语言的表现方式却尚缺独特的个性,尽管以前他的一些清新伤感的情歌如《红雪莲》曾备受欢迎并竞相传唱。然而这不过是平民化的一种倾向而已,它与真正的民间音乐是有所区别的。对一个创作者,任何标榜和自我命名远没有创作本身重要,也就是说,创作者只能以作品说话,至于新什么后什么之类的概念界定是评论家的事,大可不必陷入某种窠臼,也不要沉溺在怀旧中产生幻觉,幻想以整体主义思维来支配“代言人”的可疑身份。”
 
  同一天的同一版面,刊登了记者风然的评论文章《如此情怀》:2月21日的《都市消费晨报》上,刊登了关于"新疆新民歌运动"的现场报道和"对话",读罢令人疑惑不已。这场以"运动"命名的洪启个人作品演唱会的优劣,本人不必妄加评断,观众内心自然清楚。但从洪启"对话"中所传达出来的观点可以看出,他不但对音乐概念的理解比较糊涂,而且连常识性的问题都没有弄清楚,至于文理就勿须深究了。
 
  《新疆经济报》为此场争论添加了编者按:希望洪启及其追随者都能冷静地听一听。该媒体的另一种声音则认为“洪启在民谣创作上,无人能够比肩”,《新疆日报》称“洪启使新疆流行音乐走向成熟”。媒体支持者们更对洪启及其作品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洪启是王洛宾时代后新疆最具时代意义的音乐家,可称为“新疆原创音乐第一人”。
 
  《青年快报》记者陈晓玲是这样看待洪启与新民歌的:我非常激动地看完了演出,洪启唱《阿里木江,你在哪里》的时候,我流泪了,第一句一出来,我就流泪了。洪启的歌曲触动了我的情怀,他在台上说,“我的歌唱给普通劳动者”的时候,我深深地被触动了。我来自农村,我没参加过什么大型演出和活动,只是通过VCD和电视看过一些演唱会,很不喜欢,但我喜欢真诚的音乐。洪启的歌声打动了我,他的歌曲是健康的,积极的,如他的歌单中所说——是通俗而不庸俗的!我们生活的时代缺少这种声音,我相信他会成功。
 
  相关讨论、座谈会一直持续到2002年。1月7日,《都市消费晨报》以《2001文化盘点:新疆影响·本土备忘录》为题,对新疆2001年文化现象与活动进行了总结。洪启发起的"新疆新民歌运动"在其中排位第五。
 
  面对质疑,洪启发出“我为什么不能为你歌唱”的反问,他无意多费唇舌,采用的对抗手段除了歌唱还是歌唱。“我就是演出,在博尔塔拉州博乐市广场,我曾经面对一万多人歌唱”,让他欣慰的是,除了部分媒体、文化人的支持,他的演出在大学生中间产生极大的激情震撼,这使他的作品迅速在高校流传开来,新疆新民歌运动真正开始展现它的影响力。(下篇:新民歌运动:谁说悲剧永远是民歌的?)
 
来源:《音像世界》杂志 2006年8月号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