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另一个空间

洪启的网易空间

 
 
 

日志

 
 

新民歌运动前身:是这条路吗?  

2006-08-08 03:04: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时代的歌手首先拒绝了奴役者的大小堂会!

这个时代的音乐必须摆脱小农经济的低吟浅唱,必须与消费生活的颓唐、没落、意志消沉彻底决裂!

这个时代的歌唱不再是娱乐和享受,不再是讨好和乞怜,而应当耕耘和创造,战斗和争取!

这个时代的舞台已经冲破了有闲阶层的沙龙客厅,向着更为广阔的社会实践延伸扩展;一切厅堂庙宇,一切舞榭歌台,都必将丧失尊贵,在觉醒的民歌战士面前放下姿态,低垂头颅;而人民的音乐活动像一个个盛大的节日,在阳光下变得神圣。

张广天──《民歌手们,团结起来》 2000年8月10日

只要这个世界还有一个穷人(上篇)

──洪启与新民歌运动五周年:新民歌运动前身:是这条路吗?


文/公路

[题记]

2006年被视为草根年。2006年也是洪启在新疆发动新民歌运动五周年。

从张广天、黄金刚倡导中国现代民歌运动并具体到“汉藏和声”概念,如今已经十三年了。一些人来了又去,最后仍站在这里的却寥寥无几。张广天与洪启仍旧是对方最坚定有力的支持者,前者似乎走得更远,扛起先锋戏剧的大旗在抗议的路上一往无前地狂奔,后者成为新民歌运动忠贞的实践人。两条漫漫长路殊途同归,个人理想主义在现实道路中往往充满荆棘,他们兴致勃勃地前行,经过身旁的有同志也有敌人。他们总是能一眼看穿对方的装扮,选择给予鲜花或者利刃。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战利品是为来自底层的人民赢得话语权。

掌握话语权的评论者们或赞赏,或怀疑,或对此嗤之以鼻,其中又有多少是真诚可信的呢?我不知道。有评论者表面持正面观点,私底下却认为那不过“是个挺扯淡的事情”,也有反对者承认洪启的歌“其实很好听”。民间或底层不是口头说说而已,歌唱者要用歌唱说话,评论者是否更要承担起讲真话的责任?我不知道。在此,我想引用邱大立的一段话——虽然这个人我并不了解——作为一个评论者,我觉得就是我们最常使用的那些词语,它们也是有生命的,就算我们没有真正抚摸过它们,也不能滥用它们。我们只有真正尊重了这些词语,才有资格去尊重它们代言的音乐,这样才会让我们的音乐评论远离虚伪和恬不知耻。

希望洪启能真诚地走下去,如他在自己的歌中唱的那样:只要是这个世界还有一个穷人,我会永远战斗不停。

歌唱,是同样来自底层的洪启可能、直接、方便掌握的惟一武器。

  从今往后,我们要经受的检验不是一次,而是一生。如果我们有人做错,请批评我们,教育我们,并搀扶起我们;如果我们有人叛离,请谴责我们,抨击我们,并揭露我们;如果我们全部倒下,请站出来的勇士重整旗鼓,请抬起来头颅引吭高歌!──张广天《行走与歌唱》2000年

  1993年,中国音乐家出版社推出《张广天现代歌曲集》。真正意义上的吟唱诗人张广天借此正式表明自己的民间立场,随后提出“民族音乐现代化”与“汉藏和声”概念,试图寻找一条中国民歌现代化的道路。1995年,与张广天持相同观点并也有吟唱诗人之称的黄金刚推出个人创作专辑《吟唱生涯》。这两张唱片在他们倡导的中国现代民歌运动中占据着首要位置。

新民歌运动前身:是这条路吗? - hongqi.163blog - 另一个空间
 
张广天和这几张与他有着重要关联的唱片,之前他的唱片《张广天现代歌曲集》已经出炉:
《张广天现代歌曲集》中国音乐家出版社/1993
《吟唱生涯》中国康艺音像出版社/1995
《工业化时代的诗与歌》中国文采声像出版公司/2000
《红雪莲·洪启作品集NO.1》中国青少年音像出版社2004
 
  2002年,张广天在《我的无产阶级生活》中讲述了这段十年前的往事:“92年下半年,我遇见了黄金刚,他刚从西藏回来。为了谋生,我们借了别人的执照,经营了一段时间广告公司。生意没怎么做起来,两人天天争辩得面红脖子粗。一天,公司一位职员的孩子在一边嚷嚷:‘妈妈,妈妈,今天他们为什么不吵了?我可想听张叔叔和黄叔叔讲辩证唯物主义了。’直到这时,我们才发现自己说得已经太多。于是,我们决定做些什么,这就有了《张广天现代歌曲集》和《吟唱生涯》。”
 
  四处行走、不断创作的同时,张广天著书立说并做大量理论研究工作。直到2000年,他推出名为《工业化时代的诗与歌》的合辑,收录有张广天、黄金刚、洪启、何力、丁东杰、马木尔江等创作歌手的十一首作品,在唱片的题记中,这几位歌手联手表明共同的音乐态度:我们谨以此集献给切·格瓦拉和一切劳动人民的英雄。
 
  这张唱片中,一个叫洪启的年轻人出现了。他演唱了自己创作的《我是一只离群的鸟》,以此成为张广天“工业化时代的民间音乐”理论实践中的一员。没有人能想到的是,就是这位当时年仅27岁的年轻人接过了张广天的旗帜,传承着民间立场的歌唱理念,并把它定义为“新民歌运动”。
 
  与张广天、黄金刚相似,洪启的个人经历充满了流浪漂泊和不确定,他们在社会中艰难成长,了解底层人民的甘苦不幸。为这样的人民歌唱,是洪启坚持新民歌运动的最大动力。
 
  洪启19岁就开始音乐创作,流浪的过程中做过杂志社插画作者、唱片公司企划文案,并曾短暂与摇滚乐为伍。“唱的是什么?唱的是真理。什么是真理?是正义和公正。哪儿有真理?真理在山冈。有一面红旗,在那儿飘扬。”这段歌词摘自洪启创作的《红旗谣》,好长一段时间,洪启都把自己的名字读为“红旗”,并决心为了这个光荣称号身体力行。
 
  初识张广天,对方就肯定他的才华,他建议洪启学会弹吉他。“有一年,从新疆来到北京,身无分文,到他家时,他看出了我的窘迫,给我拿了几百块钱。后来,他帮我租了房子,还和我一起去买锅、碗、瓢、盆,那个寒冷的冬天我几乎完全是在他家里度过的。再后来,他帮我录制了人生第一首歌曲《我是一只离群的鸟》,在我的生命里,他是最我珍贵的老师和朋友。”
 
  张广天曾经写过一首歌,他唱着:是这条路吗?这条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的路,其实特别孤独。
 
  1993年,流浪至陕西师范大学的洪启第一次登台,与西安著名的“飞”乐队共同演出,那个乐队的主唱叫许巍。当时还未改名为李净禅的李晓东给洪启当鼓手,据说现场激动得把鼓钗都打翻了。洪启开口唱的第一首歌是《城市黄昏》,当唱到《红雪莲》的时候,台下有人起哄:“下去”,洪启回骂了一句“操你妈”。观众席开了锅,有叫好的,也有咒骂的。洪启和乐队在掌声和复杂的喊叫声中下了台,首次正式登台也因此成为他个人史上“最具朋克气质”的演出。“演出完了的很长时间,在外院和师大的路上和学生食堂,都有一些人认识我。演出还改善了我作为一个流浪歌手的境遇,在师大,我混饭票的机会更多了。”
 
  2003年,洪启策划王洛宾纪念唱片,最后因种种原因无法进行下去。联络歌手的时候,洪启曾给许巍打电话,因为十年前的那场演出,许巍仍记得他的名字。他问洪启:“你还唱歌吗?”面对这个尴尬的问题,洪启把话题岔开了。
 
  第二年年末,洪启终于录制完成了自己的第一张唱片《红雪莲》。(中篇:《新疆新民歌运动:我为什么不能为你歌唱?》
 
来源:《音像世界》杂志 2006年8月号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