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另一个空间

洪启的网易空间

 
 
 

日志

 
 

美好的生活——写在乌有之乡唱谈会后  

2006-04-04 20:21: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虚弢、郭轶丹夫妇之邀,一行人在人大一个餐馆进行了一场愉快地聚会。吴虚韬、郭轶丹夫妇都是画家,是人大徐悲鸿艺术学院的讲师。上一次口袋音乐两周年纪念演出时,他们也曾专程为我而去。之前,他们买了我的唱片,说很是喜欢,经常在作画时当背景音乐听,让我很是感动。

他们还邀来了另两位画家刘明才和陈浩波,都是青年才俊,且都是清爽利落之态,全没有艺术圈常见的“势”。相比之下,我们几个做音乐的都“艺术”样子的很。

吴虚弢、郭轶丹夫妇是单纯之人,眼神和言谈中全无杂物。他们喜爱民歌之纯,一直在不断地搜集民歌唱片。他们告诉我,原先的他们,对摇滚的地下音乐很感兴趣,后来因在其中看不到“真”而弃了。大家哄起来,要听民歌,我又一次讲了六盘山下王洛宾遇见五朵梅的故事,随后李净禅唱起《眼泪花儿飘满了》,歌后的掌声,很美丽。

刘明才是大画家靳尚谊先生的高徒,为人谦和,偶露锋芒,却都是真知灼见。他和小雨在几个问题上有不同的意见,两人争论的很是好听。陈浩波曾留俄数年,毕业于著名的列宾美术学院,他们都是我乐于交往的艺术家,没有矫情和姿态。啤酒喝了不少,没人有醉态,还是因为好心情的缘故,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吧!

在路上,我和小雨说,如果所有的朋友都能像你这样有车有房该多好。她说,唱谈会上你的一句话我爱听,就是“为什么民歌手都是胖子(譬如我和张广天)?是因为生活得好!”这当然是幽默,但也是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是积极人生的梦想和追求。

感谢吴虚弢、郭轶丹夫妇,给我们带来的美好感受,这样的生活,才是最美好的。

------------------------------------
洪启:你好!

刚才回家来上你的博客看了你今天写的文章,你的记性真好,我们的名字一个也没落下。只是一次小小聚会,却让你大费笔墨,心里觉得很是不安,与你们畅谈,我们也是很快乐的啊。你们搞音乐,我们搞美术,本质上有很多相似之处,我理解你们的快乐与痛苦,就像我们自己的一样。告诉你个秘密,我在听你那首《我是一只离群的鸟》时,眼睛里常会湿润。所以当我把你的歌曲推荐给别人听时,当感到对方忽略而过的淡淡表情时,我的心里好难过,就像自己的作品被忽视一样。一件艺术作品,当它诞生之时,只有作者知道它所耗费的时日和心血。吴虚弢说,任何一件事情,都是有意义的,就像南美洲热带丛林里的一只蝴蝶翅膀的振动会引起北太平洋上一场风暴。每个人都像一只小小的蝴蝶,上百只蝴蝶都扇动翅膀,会产生多么大的效应!历史会证明我们。

对于艺术创作,我们似乎经常地会陷入不安、困惑之中。它在折磨人的同时又让人感到一线希望。我一直相信,耐得住寂寞,不随大流,终会成就一批人。我也在想,也许自己的生活还不够苦,阅历还不够丰富,所以自己的作品才会有不成熟和缺憾。我们还需要被磨练。磨练是痛苦的,它长时间的不见成效,可它是必经之路。好在我感觉到了那个方向,它应该是正确的。

写这些话,希望与你共勉。

郭轶丹
2006年4月3日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