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另一个空间

洪启的网易空间

 
 
 

日志

 
 

迷茫的年代(1)——我的音乐像册之三十一  

2006-04-19 13:28: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和朋友在颐和园划船(拍摄于1998年春夏之间)

  夏天,我老去新疆天山电影制片厂的一个平房小院子玩,因为这里住着民间艺术家李密。

  李密是个奇人,能说快板,还写诗歌。当时他在创作关于王洛宾先生的一组长诗,我们经常去他的院子里聚会。王洛宾三儿子王海成负责骑摩托车扛回半扇子羊来,电影厂的一个老大哥负责包括清炖、烧烤等各类做法。一群人喝酒、唱歌、跳舞玩得特别愉快。

  很快,进入了1998年的严冬,我和何力住进了新疆艺术学院的穆拉提家。穆拉提的夫人在哈萨克斯坦进修声乐,这里暂时成了我们的家园。新疆的冬天非常的寒冷,我们的心比这屋外的天气还要冰冷。心存大志的我们没有钱,没有演出,也没有录音。穆拉提偶尔能接点做MIDI制作的活,每次结算完,我们都能美美的大吃一顿。再偶尔有人请客,我们还会去二道桥的“亚玛哈”餐厅喝酒。

  我在醉酒之后,经常漫无目地的走在冰天雪地的乌鲁木齐大街上,遇见漫无目地的人和事。曾被不相识的人邀请一起继续狂饮,也有被别的酒鬼揍得鼻青脸肿过的经历。这是个迷茫和失落的时期,酒成了我打发时间,派遣寂寞和孤独的工具。我还曾在大醉之后,数次半夜来到乌鲁木齐火车站,在混乱的半山坡上的平民区巷子里乱转,和广场上流浪的人聊天。某一天清晨,公交车开始运行的时候,我准备坐10路车回到艺术学院穆拉提的家里,可身上只有两毛钱了。我看到一个学生摸样的维吾尔女孩子,就上前对她说:“你能帮我买张车票吗?”我只记得她忽闪着大眼睛,点了点头。

  上车后,她坐在我的身边,买了两张车票。我们没有交谈,我还没有从酒精中清醒过来,她在艺术学院前一站下了车,我甚至没有力气道谢。

  我记得她的背影,那个大眼睛的善良的维吾尔小妹妹,也许她就是我素未谋面的亲人之一吧……。(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