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另一个空间

洪启的网易空间

 
 
 

日志

 
 

越是民族的,越不是世界的!  

2006-04-17 04:17: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看了场“蒙古文化体验”活动,有蒙古长调、呼麦、服饰表演等内容,之后有个强烈的感觉:——越是民族的,越不是世界的!不由想起早先在一个蒙古文化论坛中看到过的这样一段话:——“新蒙古文化、新蒙古人走出山林、走出草原,突然想抓住点什么。尽管睁大眼睛,却还是迷失了自己植根的文化土壤。 刚见混凝土大厦迅速倒下,转眼又见更高更大的迅速矗起……

  中国民族文化中,蒙古文化是浓烈地一枝,而在现代文明和全球化浪潮的冲击下,这个草原上的伟大的马背民族,同其它中国少数民族一样,在文化现代化、尤其是民族民间音乐现代化的这个形式上,接近失语。

  老牌资本主义乐队“滚石”造访中国,虽然很不给脸,音乐文化精英们还是欣喜若狂。这无可厚非,谁让咱们文化落后,技与势都不如西人。可蒙古族,这个音乐的民族,这个拥有长调、马头琴和千万首优美民歌的伟大的民族,对当代中国音乐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骄傲的贡献。虽然腾格尔的《天堂》和《蒙古人》家喻户晓,虽然《吉祥三宝》妇孺皆知,但这些并不能代表数量庞大、质量上乘的蒙古民歌。特别是当舞台上的表演者把呼麦当作《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和《达坂城的姑娘》的主旋律来哗众取宠时,更是让人感到无比失望。

  在北京,你看少数民族摇滚乐队表演时,其中最出彩的总是他们掌握的本民族乐器,不论是蒙古族的马头琴,还是新疆乐队的弹拨尔、艾杰克或冬不拉,在演奏时,这几样东西都很跳,它们出声的时候,吉他、贝司、爵士鼓统统都成了陪衬。这充分说明了这些乐器音色的感染力,但这些音色总是被色彩性的使用,起到的总是过门的作用,不被做为主体。

  电子合成器的使用,对少数民族民间音乐的摧残更是厉害。到目前,电子合成器已经发展经过了很多代产品,功能已经非常完善和强大,可以替代包括弦乐、打击乐在内的无数中乐器和音色,还可以对音色进行修改和处理。我不反对在现代音乐中使用这一工具,但对以弹拨乐和拉弦乐器为主要伴奏表现方式的蒙古、维吾尔、哈萨克等等少数民族来说,后果是灾难性的。前面提到的马头琴或弹拨尔、冬不拉,那都是音乐家用心和手的技艺结合,才能演奏出美妙音符的乐器,而电子合成器弱化了“心”和“手”的结合,强化了“音色”,单一了“技巧”,这使得民间音乐中的“肉感”被冰冷的、缺乏感情色彩的电子化物质弱化。为什么全世界的音乐青年,绝大多数都喜欢选择吉他来做为歌唱伴奏乐器,你就能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那就是吉他是非常人性化的乐器,——容易上手、易价格低廉、便于携带,特别是适合为演唱歌曲伴奏都是它受欢迎的主要因素。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当代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的弱化,使得少数民族歌曲创作质量有了很大的下降。汉族人看少数民族,多是能歌善舞的,经常发出自愧不如的惊叹。可在我看来,少数民族在现代音乐的理解、观念和创作方面,落后不止三五年。王洛宾在西部民歌事业上的成功,是一个绝好的例子。他的成功,不只是音乐改良和借鉴的成功,最重要的是汉语文学和少数民族音乐文学结合的成功,这并不是秘密,却也从不被重视。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