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另一个空间

洪启的网易空间

 
 
 

日志

 
 

大仙:坊间的传唱  

2006-03-15 09:21: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月14日晚,亚运村无名高地,为纪念中国游吟歌手王洛宾去世10周年,王洛宾的关门弟子洪启,搞了一场“坊间的传唱”。

我不懂音乐,对王洛宾老爷子的歌坛业绩也知之甚少,但他那首《在那遥远的地方》却足以铭心,这是中国昔日桎梏文化中一股清越之风。王洛宾是非主流,王洛宾有传唱的大气,王洛宾有坊间的英名,这是目前中国文化最不具备的。

在北京这样一个商业与主流寻欢作乐而又铁壁森严的城市,一个歌者要想歌唱比较艰难。所以,洪启以纪念王洛宾为动力,让坊间传出激越的歌声与自然的亲合。在这次传唱中,张广天倡导的“围炉而坐,不分贵贱”的草根场面,让大家素朴归真。

王洛宾给人最悦目的气质,就是一位音乐游侠,游侠就必须游吟,游吟就必须冲撞生命。春节晚会那不叫游吟,超女PK那不叫游吟,台湾F4的破花园那不叫游吟,王心凌没心灵也不叫游吟。属于游吟的不是歌星,而是歌者,是流浪艺人和语言的梦呓者。

作为一个曾经写诗、曾经浪诗的主儿,我喜欢参与洪启这种充满游吟风格的酒吧演出。在众多音乐歌者中,我是惟一一个诗歌的歌者。20年前,在北大艺术节诗歌朗诵会上,那弹唱罗大佑《我的家》的“中关村第一吉他”水源,是我们众多登台吟唱诗人中,惟一的音乐人士。20年之后,我在登台的歌者中间,竟成为惟一的诗人。

在无名高地微暗灯火的夜晚,我真想写篇《登亚运村歌》,把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给灭了。我的开场白是:20年前,1986年的中国,有100万人写诗,北京有10万人写诗,10万北京写诗的人中,有1万诗歌女青年。她们就像俄罗斯女诗人茨维塔耶娃那样:我写青春和死亡的诗,我写不贞和堕落的诗。于是我在理查德·克莱德曼的“爱的裸”的琴声如诉中,传唱奥地利诗人特拉克尔的《来自深处》。

浪完诗之后,我跟木子美小姐说:还能一听吧?木子美说:大可一听。我又问黄燎原:哥们的气声跟20年比没泻吧?黄燎原说:依旧如虹。后来一个80后的女孩跟我说:大仙老师,我特意为听您浪诗而来,这是我的MSN。我接过MSN,突然想起20年前曾在首师大听过我浪诗的女孩,如今已在卡尔加里养育第三胎。

在金属丛林里,又一次响起了透明的天使。这便是那个夜晚,无名高地中传唱的魅力。

转自大仙博客:http://www.sohoxiaobao.com/chinese/bbs/blog.asp?id=5615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