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另一个空间

洪启的网易空间

 
 
 

日志

 
 

只要这世上还有一个穷人:记“新民歌运动”5周年纪念演出  

2006-12-01 13:40: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要这世上还有一个穷人:记“新民歌运动”5周年纪念演出 - hongqi.163blog - 另一个空间
 
文/爆米花儿好美

  在我千篇一律的罗嗦开始之前,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幸福——是什么?我想,一万个人会有一万个答案吧。但是在那天,11月27日,我想我是一个幸福的人,因为我听到了周云蓬,听到了小娟,听到了洪启。幸福,那晚和我只有三张桌子的距离。
  
  这次的民谣专场是为了纪念“新民歌运动”5周年而特别举行的。为了让我这篇东西看上去更专业一些,我还专门上网找到了对这个运动比较权威的官方解释。当然,如果你只想知道那晚我听到了看到了什么,大可略过这段文字。
  
  “新民歌运动”早在2001年10月由民歌诗人,词曲作家洪启在新疆提出。从此,这位被誉为“工业化时代的游吟诗人”的年轻人,便开始致力于当代中国民族民间音乐的开发与整理工作,同时进行着最积极的推广和传播。
  
  “新民歌”运动以音乐会、“唱谈民歌”和“草根谣”等系列主题活动为主要形式,集结了不同艺术形式,不同表现手段的音乐人、诗人,在全国各地的剧场、高校等文化场所地开展着这一活动。目前,共举办活动四十余场,出版唱片五张。……好了,差不多就是这些,晚八点,演出开始。
  
  又是星光现场。这个场所我现在已经非常熟埝了,很喜欢他们做的各种风格的演出,也希望能一直坚持下去。因为即使是在北京,能听到这些声音的场地也是越来越少了。
  
  最开始上场的人也是新民歌运动的主将之一李净禅,关于这个人我知道得不多,但是他的名字我很喜欢。他唱了一首花儿(反正给我的感觉是花儿),挺有味道。真想找机会去那些满是黄土的大地上听听那些当地的汉子吼花儿,我想我可能也会像郑钧或者朴树一样当即崩溃吧。这些最淳朴最原始的声音往往最能一下子击中心中那些最不设防的地带,让你原形毕露,无处可逃。
  
  后来上来了一位在新疆的蒙族女歌手,身形和嗓音一样的抢眼,有一刻我甚至觉得有点像梁龙,哈。她的第二首歌副歌响起的时候我猛然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是了,那时候和我一起在通道卖唱的新疆老哥不也常常唱起这首歌么?!恍然已是经年,那位老哥,你还好么?……
  
  周云蓬出场,掌声四起。一直非常喜欢这位盲人歌手,喜欢他干净纯厚的嗓音和那些动听的旋律以及勘破命运般深邃的歌词。他是一个盲人。谁又能说他看不清这世上的一切?本来非常想听《九月》和《不会说话的爱情》,还想着他如果不唱一定要起哄叫他返场——可是当晚糟糕的调音师却毁了这一切。关于那段瑕疵不想多说,只想下次再在这里看到他的时候,别让我再次觉得胸闷。
  
  吴虹飞和幸福大街。这个特立独行的女子,这个身份复杂的女子,这个最近因为一些别的事情重新出名的女子,这个看来普通,却力量巨大的女子,唱了两首歌。很喜欢《想变成桔子的苹果》。很喜欢,很喜欢。第二首歌不知道名字,但是副歌部分忧伤的歌词和旋律却征服了我。总是被那样深情的扫弦击中。我想我真没用。
  
  上次在洪启专场中出现的那个什么什么族(原谅我一直没记住)的小姑娘这次重新登台,不过这次换上了一身民族服装——这才像样嘛。上次看着一个衣着时尚的小姑娘唱山歌,总是觉得怪怪的。杞飞燕(哈,名字没错吧?)虽说个子小小的,但是嗓子绝对无敌,我一直琢磨她那么小的身体怎么就能发出那么嘹亮入云的歌声呢?看来水土这东西的确玄妙,看来我这辈子算是没戏了,呵呵~~~~
  
  记得后来有一位有中国名字的老美唱了一首BobDylan的歌。在“新民歌运动”纪念会上听到BobDylan,很有意思。“青年打工艺术团”的孙恒也上来唱了两首歌,都是很底层的感觉,很喜欢。民工与城市,从来都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在这里不想多说,但还是要感谢孙恒为所有的打工兄弟所做的一切,也喜欢他淳朴的歌声和脖子上的口琴,让我想起了我那些至今还在北京的通道和地铁里卖唱的兄弟们:天冷了,大伙该去南方了吧,我们明年开春见吧……
  
  后来,原“阿凡提”乐队的主音上来唱了一首歌,还有现场乐队也唱了两首轻摇滚,看来今天的嘉宾和歌曲还真是很全面呢,煞费苦心啊,呵呵。可能有人会问为什么要请这么多不同风格的音乐人,但我真的很烦这样的问题——都是真实的声音,都是民间的感动,有什么不可以,有什么不对么?……时间渐渐消逝,当我看到舞台上摆上了三把高脚椅的时候,我知道,小娟来了。
  
  关于小娟我在这里不想多说了,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去网上搜一下。自从很久以前的那个夜晚,我听到这个总是露出两个酒窝甜甜的笑着的女子开口唱歌以后,就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这个声音。也是拜她所赐我才知道了洪启,知道了新民歌,知道了这些默默坚持着理想的人们。
  
  我一直认为人是有气场的,小娟无疑就是气场很强的那种。只要她笑着在台前一坐,不论多乱的场子,立刻就安静下来;而等到她开口唱歌,你就再也无法把注意力转移分毫了。那天晚上小娟穿了一身红色的连衣裙——她总是穿着很好看的连衣裙的——笑着谢谢大家,开始唱歌。
  
  三首,《红布绿花朵》,《我的家》和《红雪莲》。记得小娟喜欢用《我的家》开场,如果大家是站着听歌的话,大多会立刻跟着跳起舞来;这次都是坐着,我只能轻轻的跟着节奏摆动身体,饶是,也是觉得幸福无比——这音乐的精灵啊,谢谢你带给我们这么快乐的时光……
  
  小娟大都以《红雪莲》压轴的,这次也是一样。不管听过多少次,每次前奏响起,一样会浑身发冷。如果这世上真的有百听不厌的歌曲,这算一首。谢谢洪启多年前的妙手填词,才让这首苏格兰民谣如此的富有中国的意境和味道,使我开始甚至根本不相信这不是一首原创的民谣。很喜欢黎强的编曲,也一直想问问小强手里的那把电箱琴多少钱买的,怎么弹起来就那么好听呢?哈。总觉得现场版的《红雪莲》比网上流传的录音室版本更加空灵隽秀一些。静静的听着,静静的被打动,静静的感恩,静静的感伤。人生若只如初见,只是当时已惘然。
  
  还在回味,仍然不舍,但是小娟已经下场,今晚的主角,“新民歌运动”的发起人,一个独自行走在自己精神家园的灵魂歌者,一个一直默默坚持自己理想并为之不懈奋斗的音乐人——洪启上场。上来以后才惊讶的发现他剪短了标志性的长发,看起来年轻了很多。不知道这是不是也是一个标志,我们都要改变吧,为了更好的坚持。
  
  洪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希望下次来看演出,大家能够自己买票进来。呵呵,多么的无奈,多么的悲哀。我们这欣欣向荣的商品社会啊,我们那被老鼠和香水充斥的乐坛啊……
  
  那天洪启唱了三首歌,《阿里木江你在哪里》——这是写给千千万万被卖到全国各地当小偷的新疆孩子的;《美》和《回乡之路》。很喜欢《回乡之路》这首由北野的诗歌谱曲而成的作品,大气,从容,优美,广博。加上有着浓郁新疆特色的编曲和配器,不失为一首难得的民谣佳作。最后,在全场观众的合唱中,演出圆满结束。
  
  我想,洪启那这首歌当作整晚的结束曲,也应该有他自己的想法吧,回乡之路,回归之路,在这个越来越浮燥复杂急功近利社会,我们多么需要沉淀下来,静静的思索我们的出路在哪里,我们的精神家园在哪里,而且,是时候向心灵回归了。都说洪启的新民谣处境比较尴尬,因为虽说是“民谣”,但是真正底层的人们可能对胡蝶啊大米啊这些津津乐道,而一些“品味”高深的人可能会去听古典听国外的流行音乐,所以真正关注新民谣的可能只是一些少许掌握了话语权但完全不能左右这个社会的知识分子吧。这的确是个无奈的现实,而且,作为一个听众,我也无力去改变什么。我能做的,也只是买一张门票,静静聆听,然后敲下这些文字,用我自己微薄的声音为这些可爱的人们摇旗呐喊吧。整整一个月之后,星光还有纪念演出的下场,我们到时候再见。
  
  生命因理想而发亮,
  理想因坚持而闪光。
  
  一路走好,所有用心用灵魂为这个世界歌唱的人们。
  
  2006,11,29

-------------------------------------------

来源:天涯社区http://www7.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36466&Key=836785587&strItem=music&idArticle=125095&flag=1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