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另一个空间

洪启的网易空间

 
 
 

日志

 
 

我曾是一名战士(3)——我的音乐像册之三  

2005-11-23 11:53: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已经是我第二次从部队上出走了,第一次是在入伍的第五个月,当时的景象还历历在目……。

那一年,我随着和自己一样的青瓜蛋子们的队伍来到这个城市,先是被打乱分组,然后编入新兵一、二、三、四中队,我分在二中队。经过三个月的集训,我们再次被打乱分组,编入分布在塔里木河流域、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的一百多个劳改农场的值勤点。

我是个对体制生活毫无兴趣的人,对部队生活更是深恶痛绝,不仅是因为训练生活的艰苦(这不是很好的锻炼身体的绝佳方式吗?),关键是人性的丑陋在这里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你见过有人给你一块钱让你买回二十块钱的烟,还要找回来十块钱吗?你见过男人给男人洗内裤吗?(新兵给老兵)你见过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情做得不够好(譬如被子叠的不够方正),影响了班级评比,被罚喝洗脚水吗?你见过几个老兵拆开新兵的家书把夹在里边的几十块钱取走的卑劣行径吗?——你肯定没见过,而我正是这些事件的亲历者。我反感、厌恶,一开始我就不愿意在这里呆了。我讨厌军官们的丑恶嘴脸,班长们的不可一世,新战友们之间很快开始的阶级斗争。后来,我走上社会,在音乐圈开始混时,我对那些和我玩心眼的人说,别啦!这是我十六岁就开始面对的阴谋,别在我这里玩了。

还有几天新兵生活就要结束的时候,我在营房后的地基坑里聚会时遇见了和我不在一个中队的黎强,他在一大堆人的簇拥下弹着吉他唱歌,我也坐了过去,后来他给我伴奏唱了几首歌,互相印象都很不错,约着复员后见。因为过几天要重新编组,很有可能在服役期间都不会再见面的。可就有这么巧的事情,编组时,我们分到了一起。

新兵到值勤点最初的日子是相当难过地,无休止的训练、干杂活、整理内务,最关键的还要忍受老兵的挑剔、辱骂和教训。你想想,我们上面那批兵,好不容易摆脱了“新兵”的帽子,那最能直接发泄地,不就是我们这些灰头土脸的家伙嘛!环境的恶劣超出了我们的想象,这里劳改农场的围墙可能还没你们家的院子高,你可以随便跑,但是在这茫茫的戈壁滩上,你不可能走出去。

正在我对人生充满悲观和绝望的时候,黎强也对我表达了他同样的情绪。同时还有一件事情让他很烦心,那就是他十余年未曾谋面的姐姐要从重庆来到乌鲁木齐,他很想见见姐姐。我果断地做出了一个决定——逃跑!

他呼应的那么坚决,到吓了我一跳。逃就逃呗!但毛头小伙子就是毛头,我们居然扛着几十斤重的皮箱行李逃,半夜偷偷摸出营房,顺着唯一的一条通往公路的土路走了不知多少时间,看到车灯的时候我们已经精疲力尽了。搭上车,几个小时后到了城里,天已大亮。我们直接去了客运站,却发现我们身上的钱根本不够买两张去乌鲁木齐的车票……。(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